陈宗烈:用镜头记录历史

  2019年元月,我们拜访了西藏题材著名摄影家陈宗烈先生。陈先生今年已经87高龄,但聊起他的西藏往事,如历在目,侃侃而谈。

  陈宗烈1956年进藏,在雪域高原度过了人生最宝贵的25年青春韶华。陈先生说这段人生经历对他弥足珍贵,因为正是这次进藏工作的机会让他见证了西藏民主改革这一重要历史时期,作为一名摄影工作者,他用手中的笔和镜头记录下了那段不寻常的岁月。


西藏题材著名摄影家陈宗烈先生。

  走进雪域高原

  1956年,24岁的陈宗烈怀着“长期建藏、边疆为家”的豪情,带着对西藏的朦胧了解,向拉萨进发。

  “在去西藏的路上我是有一些想法的:西藏当年在国内是没有开垦的处女地,社会制度还延续着旧的封建农奴制。我去西藏将投入社会变革,面临的任务是光荣而艰巨的,未来的民主改革,是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组成部分,我要札根边彊,长期建藏,立志为西藏劳动人民服务”陈宗烈回忆说。

  陈宗烈乘火车到了西宁,然后转乘汽车,沿着青藏公路前往拉萨。他和20多位进藏志士的“座驾”是一辆美国军用“道奇”战车,这是一款拉炮的十轮大卡,没有座位,没有扶手。在当年的“搓板路”上颠簸辗转21天,陈宗烈终于到了拉萨。

  初入雪域高原,这里的一切对于陈宗烈来说都是新奇的——街上行走着身着异服的少数民族百姓,身后跟着佣人的贵族,还有穿着奇特袈裟的喇嘛。陈宗烈拿起相机,在那个西藏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还难以亲抵的特殊年月,记录下了青藏高原特有的社会图景。

  随着采访的深入,陈宗烈看到了西藏老百姓承受的困难,其程度是他始料不及的。“去西藏之前我也大概了解了一些情况,但到了西藏之后,现实让我震惊。那时候的西藏老百姓是真的苦!那时候的西藏可以说是世界上最落后、最闭塞、最穷困、问题最复杂的地区。”

  通过陈宗烈的镜头,我们看到了衣不遮体,为了活命“茹毛饮血”的藏北牧人;看到了寄居在贵族厕所门下的朗生;看到了帐篷里丧失劳动能力,奄奄待毙的年迈农奴……与之形成鲜明对比,陈宗烈也拍下了乘坐顺治皇帝御赐的金顶黄轿出行的达赖喇嘛、神情傲慢的贵族高官、奢华富足的领主庄园。

  “西藏需要变革,西藏必须变革!”陈宗烈深切地意识到了这一点。


西藏第一代藏族女联合收割机手次仁拉姆


翻身农奴喜分牲畜

  一场震惊世界的废奴运动

  1959年以后,陈宗烈摄影作品的画风发生了转变,镜头里出现了翻身得解放的农奴焚烧债券契约、分得土地和牲畜的农民难掩心中喜悦、坐在驾驶舱里意气风发的西藏第一位拖拉机手……那一年,西藏民主改革震惊世界,沿袭了1000多年的农奴制度终于废除了。

  195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签订了和平解放西藏的十七条协议。中国人民解放军进驻西藏,戍守边疆。1959年,西藏平息了分裂祖国的叛乱分子,随后进行了轰轰烈烈的民主改革。

  据陈宗烈介绍,所谓民主改革是有界限的:凡是参加过叛乱的贵族领主、农奴主,其土地和所有财产统统没收,无偿分给农奴和奴隶;对于那些没有参加叛乱的爱国人士,无论是大领主,还是奴隶主,国家对他们的财产实行赎买,并安排工作。

  “西藏平息叛乱和民主改革震动了世界,因为这是一场废奴运动。废奴运动具有世界性,美国、欧洲、非洲都曾发生过。”陈宗烈说,“奴隶制度中国自古有之,可以回溯到夏、商和周朝三代王朝。但即使是在那个遥远的年代,奴隶只占总人口的40%;而在近代,西藏的奴隶占总人口的95%,而且持续了1000多年。”

  能够亲历并参与这场伟大的历史变革,陈宗烈感到由衷地激动与兴奋。“跟着党和人民一起改变社会制度,我为自己肩负的使命感到光荣;记录这样伟大的时代,我感到幸运和感恩。”陈宗烈说。

  真实记录一段无法复制的历史

  从1956年到1980年,25 年间,陈宗烈的足迹踏遍了除阿里之外的西藏南北(1978年之前,阿里由新疆自治区代管),经历了西藏从封建农奴社会到平叛、民主改革、“文革”、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几个翻天覆地的转折,用胶片记录下了西藏从“旧”到“新”的历史性进程。

  在陈宗烈二三万张西藏题材摄影作品中,拍摄对象有贵族、领主、牧民、农奴、乞丐,记录了一张张生动鲜活的面孔,有悲惨的、愤怒的、振奋的、快乐的……当问及陈宗烈先生追求的摄影风格时他说:“我没有什么风格,更谈不上创新,我就是一个纪实性新闻摄影记者。”“不为艺术而去牺牲真实”,这是老一辈的摄影人、革命家们告诉陈宗烈必须要遵循的一种方式,也是他的摄影原则。

  文化研究学者翟凤俭认为优秀的摄影师需要悲悯的心灵,用人道的立场来对待他的对象。“我们看到,不论是极尽权职的高官显贵,还是位卑势微的农奴乞丐,在陈宗烈的镜头前面都是平等的,他们代表着西藏的芸芸众生的生命诉求……西藏从来都是多元的,这里不是一片纯净的圣地乐土,虔诚的宗教信仰带给人们的也不都是灵魂的净化和人世的关爱,这里有苦难、有压迫也有反抗,来自内地以及周边国家的外来文明和文化也都融化在这片土地上。”翟凤俭说,在陈宗烈的镜头下,我们看到是一个朴实而厚重的西藏,一个属于西藏人民的西藏。

  2009年 3 月,陈宗烈先生将100余张西藏摄影作品捐赠给了国家博物馆。这是国博关于西藏地区的首次专题性收藏。国家博物馆为陈宗烈举行了个人摄影作品展,将1959—1980,20多年间西藏的缩影呈现在观众面前。有观众留言:“陈宗烈的照片以见证者的身份,将尘封的西藏往事之门洞开在我们眼前,历史在方寸间展现,镜头所及之处,我们的心灵也即到达。”

  本文经《布达拉》杂志授权转载

(责编: 郭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