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总聊90后社畜了,我想给你看看上海这群最生猛的年轻人


记得把我设为星标哦,不然就看不到我了


从游历十几个国家的摄影爱好者
到不止想当歌手的“上海李荣浩”
还有一位30岁选择辞职的帅气空少
上海已经有一群年轻人换了活法

这两年因为采访,我经常追逐在路上,接触到了不少年轻人。


是他们迸发出的热情一次次点燃我,才得以在匆忙和疲劳的工作中坚持下来。今天故事主角便是这样一群90后。


他们是大都市里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也是这时代最生猛的年轻人。有游历过十几个国家的摄影爱好者,也有人称“上海李荣浩”的原创歌手。

最小的女孩今年刚毕业, 她曾在3000多米高的海拔上跑完15公里,独自救活了一段创业项目,但聊到同事、家人,眼泪先流出来了。

在这个最好也最坏的时代,当一代90后被“社畜、“蜗居”等词缠绕,我仍然想告诉你,已经有另一群人换了活法。


他们试图找到平衡,在热爱中坚守着自己,朝着生活一路狂奔而去。

外滩 X 5位年轻人专访

(时长04:58)




01


勇敢篇


20岁独自去莫斯科冒险,他差点回不来

对于从澳洲学成归来的凯祥而言,生活这个词必须要冠上“不甘平庸”的前缀。

大学时一本《背包10年》的旅行游记,把他带去莫斯科旅行。没通知父母,一个人坐着火车,6天5夜没洗澡,整个口腔全是溃疡。


在车上,他每天睁眼就能看见不同的美景,整个天空和贝加尔湖连成一片,蓝得摄人心魄。凯祥看得一边龇牙咧嘴地笑,一边痛得吸凉气。

20多天的莫斯科之行磕磕绊绊,遭遇迷路,坐黑车被罚款,语言上他要连说带比划才能交流。

从弗拉基米尔转车时,司机是位莫斯科大叔,他开着车喝着烈酒,时不时握着瓶子劝人来一口,车窗外望去全是坎坷山路。

凯祥捏着把汗,想不起来那段路怎么下来的。到现在他跟人说起那段回忆,仍然后怕,“还是太冲动,万一出事,实在对不起父母”。

后来他去过很多地方,都没有年少在莫斯科的奇幻感。最近旅行是去印度,他带着相机,一个人呆了40多天,这次和父母打了招呼,但那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问起凯祥是不是天生爱冒险、喜欢刺激。他说不是,“我只是不甘平庸,不想一辈子平平淡淡度过”。

就像爱玩滑雪等极限运动一样,当他踩着滑板站在山顶也会胆怯,但俯冲那刻,所有风景都扑面来了。说这话时,这位小伙子语气透着骄傲,“一般人体会不到那种感觉”。


生活被凯祥比喻成盒子里巧克力,永远不知道能拿到哪一颗。他必须尽力尝试。在每一次无尽探索和突破中,才能会发现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

最近一次的“冒险”是接到一通猎头的电话,问他愿不愿来上海工作。当时他已拿到一份offer,是在某大集团做管培生。


但他还是很爽快地答应了,“一方面是大公司,我会拼尽全力去奋斗,给周边包括爱我的人一种安全感。另一方面我更喜欢自由、不重复的工作。”

如今在上海的工作,面对来来往往的顾客,就和旅行一样,凯祥每天都在和陌生人建立不同联系。

只不过越来越多的人需要成熟、负责的他,被需要的成就感,那算是他平庸生活中的不平庸。

02


坚持篇


21岁,她救活了没人看好的创业项目


在聊天过程中,应届毕业生Kristen好几次提到了生活中快到放弃的极限点。

和大多数人一样,她曾很讨厌运动,但在云南读大学时,她像上瘾一样爱上了铁人三项。


天然水域游泳、公路自行车、公路长跑,是被她称作“打铁“的运动,需要拥有超越常人的耐性、毅力。

不过Kristen爱的并不是胜利的结果,而是面对极限点时,咬牙坚持的那刻,“每一次不断的突破自己,对我来说都是一种激励”。


她回忆起那次在3000多米高海拔的香格里拉,参加铁人两项挑战赛,15公里,跑到最后3公里,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就在快放弃时,耳边却响起路边村民的指引,“嗨,拐个弯就到了,拐个弯就到再坚持一下”。那是她人生第一次完成一段马拉松。

这样的极限点像训练出来的肌肉,精准地刻在她的记忆里,帮她撑过无数低落时刻,也帮她在后来救活了一段创业项目。

项目是推广儿童平衡车运动。21岁那年,她拿着勤工俭学攒下来钱,在丽江租下一间小门店。

特意挑选在双十一开业,结果一直到月底,店里没有一单进账。当时周围人都在否定她,“均价一两千块的儿童车,根本没人消费”。


就当Kristen陷入挫折、怀疑时,觉得生意还没开始就要放弃,第一笔单子突然成交了。

花了很长时间,她陪一个孩子不停学习平衡车,一遍又遍,跌倒了爬起来,再跌倒再鼓励继续。

直到今天,她还清楚记得那位家长说的每一个字,“我跟你成交并不是我们真正需要它,而是看到你耐心地教孩子,那一瞬间我很感动”。

Kristen也被感动了。她明白了一件事情如果抛眼前利益,真正的从热爱和真诚出发,那么它到达胜利的路程一定不会太远


直到今年,Kristen离开云南,第一笔成交的家长接下平衡车生意,几个合伙人投资的40万生意逐渐回本。他们也成了一辈子的铁粉。

从家乡河南到云南再到上海,虽然最初住所离工作地方很远,每天要五六点起床,但Kristen仍然很开心,她会激动地跟我分享同事有多优秀,每天能学到多少东西。

聊着聊着,眼前的女孩又突然哭了。

我知道这复杂的眼泪一定不是因为困难和脆弱,那是她正在奔跑在自己的路上。


03


创造篇


有野心,不止想当歌手的“上海李荣浩”

Johnji应该天生当歌手。他出了两首歌,作词作曲演唱全部自己来,有人开玩笑说他像李荣浩一样把活都干了,不肯让别人挣到钱。

但玩音乐完全是Johnji的业余爱好,那是他向枯燥、乏味的生活发起的声声反抗。

大学学生物专业的他曾一度泡在实验室里,和无穷无尽的难题做斗争。他问自己,难道生活就这样?

他开始在大学里玩乐队,参加选秀比赛,跑到酒吧一边唱着流行歌一边看着人们喝醉、吵架、流泪......


毕业以后,他选择去做一份和人打交道的工作。没有既定的规则和原理,在生活织成的巨大曲谱上,他想唱什么就唱什么

无意中在华为Mate 30系列广告上看到一只清晰的清蜂鸟,Johnji就作出了新歌《白垩纪》。

歌词中唱到“蜂鸟追随花蕊,停靠在恐龙的脊背”,那是他穿越中古世纪,迸发的想象力。再小的生物都值得被看见,又何况人呢?

点击可听歌曲

在至暗时刻,也是音乐给他信念一点点爬起来,他又说出了生活另一面晦暗的故事。

依然是大学时期,父亲因为重病,被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

不清楚他是如何度过那段痛苦的日子,只知道之后他身上多了一处纹身,是他最喜欢的乐队苏打绿两张专辑名。

再之后他开始喜欢在深夜里唱歌,把悲欢离合、把生死曲折所有人生体验唱进歌里,“夜里是情绪最多的时候,唱出来的歌最动人”。


音乐也在一步步拓宽这位年轻人看世界的方式。

刚从杭州来上海的他一度讨厌这座城市,相比老家的小清新,上海总是充满距离感。

他暗暗告诉自己,这城市不属于自己,只工作两年就走。于是两年又两年,他终于不想走了。

上海各种各样的东西吸引他,不同的道路、不同的咖啡店、不同的live house,它们都印证开放与自由二词。

更重要的还有很多歌手会来这里开演唱会,全中国的最优秀的音乐人也都涌向上海。“这是我的家乡,我过去的城市所给不了我的”。


行走在上海街道,上下班路上,Johnji哼的小调会从嘴里轻松流淌出来。未来,他还决定为工作的门店开业一周年作首歌。

歌曲就唱他和同事的生活,融入南京东路、人民广场,好吃的小馆子,精致的咖啡店都要编进来。

也不知道,他最后会不会像他偶像苏打绿一样,成为一座城市的歌颂者呢?

04


探索篇


去过十几个国家摄影,北京汉子留在上海

如果没有好奇心和探索欲,学行政管理的大福不会去当兵,也不会来上海。他应该呆在居委会工作,在胡同口从居委会大哥干到大爷。

但他喜欢上了摄影。从最初瞎拍,到别人点赞,随口的一句“你拍得还挺好看”,都能让他乐半天。那是分享的简单快乐。

带着相机,大福去过十几个国家旅行,跨越经度纬度、文化国界,他想把眼睛看到的地球之美,全部用照片记录下来。


在冰天雪地的俄罗斯、冰岛,为了抓拍张照片,他把相机揣在羽绒服升温,冻得直打哆嗦也不肯放下。

从买微单到拥有相机再到买一台大单反,大福拍过无数漂亮大片。但每当要拍一些好玩、创意的照片,他第一反应还是拿起手机。


有一回,是在俄罗斯贝加尔湖的居住区,岛上常年闭锁,除了零星的游客,只有本地人。

岛上长大的孩子,很少接触过电子、科技产品。看着大福东拍西拍,眼里充满着好奇。

在夜晚的party上,一个小男孩打扮成了最爱的漫威人物蜘蛛侠。大福就用手机里的AI照相效果,帮他和蜘蛛侠来了次合影。

照片里,男孩开心地摆了好几个pose,超越时间、空间,成了他的一次科技启蒙。


大福也曾考虑要不要当专业的摄影师,但他发现自己更喜欢去和人交流,摄影只是带领他前去探索世界的绳索。

顺着绳索,来自上海的一份工作又向他投下了橄榄枝。

那是他称为人生最激动的时刻,“能和人面对面去分享,一起探索产品技术,这是我喜欢、想去做的事情”。

一千多公里的迁徙,因为热爱,让这个北京汉子来到上海。经历人生第一次租房,他终于能把自己屋子填满最爱的电子产品。

在上海南京东路附近,如果你看见一个笑得腼腆,又高又壮的大胡子男生指导着一群人拍照,那可能就是大福。


这是他真正喜欢的工作,通过热爱的事物感染、丰富别人,再把手上兴趣的“绳索”交给他人。


就像他自己说的,“相比摄影作品的影响力,我更希望当个老师,激发你对‘美’及新鲜事物的体验,直到你能自己去探索世界”。

05


自由篇


上航空少辞去8年工作,30岁重新开始

都说30而立,Oliver Fan的30岁却不一样。这一年,他主动选择从干了8年的上海航空公司离职。

回望过去的8年,他做的最多的事情可能是“等”。

到现在他都能清晰回忆起那次延误最久的航班,767大客机,雷雨季节,燥热的机舱,易怒的乘客。

最后他顶着压力,整整等了23个小时。但等待并非完全没有好处,他学会如何控制情绪,像“万金油”一样努力摆平一切。

有一次,客舱里有乘客突发疾病,所有乘务员都望着他。Oliver Fan第一时间通知机长,先商量备降,再通过广播寻找医生,慌乱里甚至不忘让乘务员安抚其他乘客。

这过程中每一步都像标准的驾驶动作,在乘务里他是所有的人的领航者。最后,这艘航班顺利降落,乘客也及时送医。



如果说8年里有多少不易,Oliver Fan就能说出多少次幸运支撑着自己。

因为航班不固定,每天机舱里的服务人员都不同,他常常能遇到的整个team都是新的,需要从0开始协调。

但好在航空公司的氛围不错,大部分沟通都是顺畅,配合默契,“有时候年轻人顶撞了乘客或者受委屈,我也会去尽量开导。

虽然一路做到了乘务长,但这两年对于Oliver Fan而言,工作越来越像堵高墙,在眼前越砌越高,隔绝了更多的可能性。


从高墙里出来,需要勇气。尽管会的东西不少,但却不是精通,屡次遭遇碰壁后,他终于拿到一份offer。

这是份没有设置特别高专业门槛,却看重个人社会阅历、行业经验以及需要极大投入热情、倾注沟通的工作。


几乎是量身定制,Oliver Fan稳稳地接住,30岁时迎来了人生第二次职业生涯。


如今他不需要再等23个小时,不需要每天凌晨3点起床,不需要再在清晨看见毫无生气的马路。


他可以脚踏实地的踩在地面上,身边依然来来往往都是人,工作仍然需要沟通,但他可以进一步挖掘自己的爱好,技能。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工作的门店才开业不久,他又可以从0奔向1,实现无限可能。

从南京东路到青浦这一段回家路,Oliver Fan喜欢骑摩托车上下班,一路狂风吹过,看路边无限景色落在身后。


他说有那种感觉,有点像自由的灵魂奔跑在路上。




勇敢、坚持、创造、探索、自由,这是我在5位年轻人身上看到的品质。它们同样属于上海南京东路华为全球旗舰店200名体验顾问。


从踏入店里开始,你很难不被这些年轻人感染。新鲜的面孔,热情的个性,浓厚的兴趣,他们就像一位朋友在自家客厅跟你介绍好玩的产品。



人来人往的店里,有7、8岁的孩子在试玩电子产品。20多岁的年轻人在听课,有60、70岁的老人坐着休息。


正是这些年轻的朋友构筑起了他们和科技、世界交流的桥梁。华为的城市客厅是城市精神空间,更是无数人延展生活的中心。



不以消费为目的,这座城市客厅一切从兴趣和爱好出发。


所以你能看见大福这样的资深摄影爱好者教年轻人最潮的拍摄技巧,能看见乐迷Johnji跟大家分享新入手的音乐设备。



甚至能发现凯祥带着一群人解锁新款游戏,那可能是他刚刚玩过,亲自攒下的经验,比任何说明书都要管用。



一家充满智慧科技的城市客厅,一群拥有无穷热情的年轻人,是他们让科技变得更有温度,有关怀,继而感染更多人爱上生活。


时代发展到今天,我们曾经把机器变成人,人也变成过机器,而在一座现代化都市里,有理想、会玩的年轻人才是未来。


或许就像那句话说的,如何抵抗岁月漫长,唯有在生活里延绵出来的渴望与热爱。


文、编辑/昌圈圈
本文为推广内容
感谢凯祥、Kristen、Johnj、大福、Oliver Fan接受采访
本文图片由受访者本人提供
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
以上内容来自「外滩TheBund」(微信号:the-bund)
已授权律师对文章版权行为进行追究与维权。
欢迎分享,留言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



- THE END-
长按下图二维码关注"外滩TheBund(the-b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