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公务员网精选面试热点与解析:大学可否教学效果当场打分

国家公务员网精选面试热点与解析:大学可否教学效果当场打分

 

 

  学生上课玩手机是高校最让老师们头疼的问题,为此各高校也纷纷采取应对措施,有的学校强制“人机分离”,有的学校要任课教师“连坐”。前几天,华中师范大学举行的青年教师沙龙上,部分教师要求学校关闭无线网络,以提高学生听课效率。对此,校长杨宗凯反问:“学生在课堂上玩手机难道只是他们的责任吗?”并称关闭无线网络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如何提高学生听课的积极性才是根本。

 

  手机这东西,确实太好玩了。好玩到什么程度呢?好玩到人们几乎不管在什么地点、什么时间、什么场合,都想玩一会儿。不仅是中国人如此,外国人也一个样子。玩手机上瘾的程度,可能和某些官员贪腐、好色是一个样子的。除非对手机实行“双规”,如同让某些官员远离金钱、女人,否则,还真很难找到一个更好的办法。

  任何比喻都是蹩脚的。尽管手机好玩,人们可以不分地点、时间、场合地去玩,大多数人也还是能够做到先干正事,再玩手机。我观察一个有趣的现象:有些餐馆生意好,有了无线网络后,客人边玩手机边排队,安静耐心地等待。当叫号叫到排队的人时,也没有人因为玩手机就不吃饭了。说明吃饭是“刚需”,人是铁,饭是钢。

  大学生上课玩手机这件事,一方面证明手机对人的吸引力实在太大,不关掉手机或无线网络,对课堂教学效果将产生极大的不良影响。如果是为了让课堂上爱随便说话、搞小动作的学生安静下来,不影响其他同学听课,我觉得让这个学生玩手机一定比任何说服教育都灵验。倘若是要提高学生听课的积极性,大概一般教师的教学能力都无法与手机抗衡。除非是优秀教师或许可以与手机对阵,但大学又能够找到多少优秀教师呢?

  忽然想起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听人民大学一位教哲学的男老师讲课的经历。那是我遇到的最差劲的大学教师。他讲课照本宣科,好像太监宣读圣旨,“皇帝诏曰”……他几乎一字不漏地朗读艾思奇的书,把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讲得学生昏昏欲睡。什么是讲课,什么是教学,这位教师都不懂得,怎么能够当上人大教师,至今我也没有参透其中的奥秘,或许当时人大太缺教师了,恰巧又让我们碰上了,认倒霉吧。好在文科不像理科,书本上那点东西自己都能看明白。应当说,大学文科教师要混饭吃,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那时没有手机,有手机我一定申请玩手机,上他的课就不用乱说话了。

  手机微信上,朋友看到有意思的点赞。淘宝网上购物,大众也可以品头论足,即时给一个评价。大学课堂上要提高学生听课的积极性,可否采取类似办法,让学生每堂课结束后立即给本堂课教学打分?学校可以随时通过手机信息获取学生对每位教师每堂课教学质量的整体评价,与教师、学生及时沟通。教师要讲好课,必须认真备课;学生要评价一堂课教学质量,自然也需要认真听课。对那些不认真备课或照本宣科的教师,学生可以通过手机评价督促他们及时改进教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