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限购当属兔尾政策

3月5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全国人大发表《政府工作报告》,报告在阐述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时,突出强调了扩大内需。而汽车限购政策显然是对消费的约束,是与扩大内需这个大方针是相悖的。因此,摇号等限购政策当属短期的兔尾政策。

综观我国经济结构的成因,多年来全社会的利润主要表现为企业利润和税收,而居民收入增长水平低于GDP增长水平;同时,由于我国居民(如医疗、住房、教育等)基本保障系统不健全,本来不高的居民收大量入转变成了存款,因此宏观层面表现为居民存款不断攀升,消费增速较慢。政府拿着财政收入、企业拿着利润、银行拿着储蓄进行大规模的投资,我国增长形式表现为,政府对经济的投入不断增加,以投入拉动经济;企业不断将利润投入生产,银行则用居民存款对政府项目和企业项目给予支持,形成了强大的出口能力。而这种经济增长方式并没有使百姓的幸福指数提高,同时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给我国在国际上带来了大量的经济摩擦。因此,在《政府工作报告》的“‘十二五’时期的主要目标和任务”部分中突出强调了改善人民生活,改善人民生活的具体做法是使居民收入增长与GDP增长保持同步,进一步完善社会保障体系的建设。

可见,中央工作抓住了我国经济所存在问题的要点,一旦居民收入提高了、社会保障体系完善了、中低收入人群的住房保障问题解决了,那么巨大的银行存款将转变为消费,巨大的消费将推动我国经济结构的调整。而在新一轮的消费高潮中,汽车一定是最重要的消费品。从法律的角度讲,购车是公民的权利,地方政府没有理由限制百姓行使自己购车的权利。可见,摇号限购与宏观经济发展方向相悖,与法律的基本原则相悖。因此,摇号限购政策只能是一种临时性的限制措施,汽车的自由消费既符合中央政策的精神,又顺应民心。

从汽车产业在宏观经济中的战略地位讲,汽车由于产业链非常长,涉及到五十多个相关产业,限购汽车显然也限制了相关产业的增长,与发展经济是相悖的;在就业方面,每个汽车制造工人的上游有11个就业岗位,限制了汽车的增长等于限制了就业的扩大;从环保角度讲,限购等于限制了老旧汽车的更新速度,不利于大城市环境的改善。就“汽车”这个关键词,在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只用了一次,即“大力推动节能环保……新能源汽车等产业发展”。如果限购,新能源汽车产业如何发展?

至于城市拥堵问题,首先是任何一个国家从贫穷走向富裕过程中必然遇到的问题,北京等大城市遇到此类问题不足为奇;其次,各国都有不同的解决办法,拥堵问题并非不可解决的问题;第三,稳定是我国各级政府所必须面对的重要政治任务,由消费增长与政策之间可能产生的矛盾,各级政府必须有应对预案。很多比我国人口密度大很多的国家都没有限制购买,难道中国就没有解决办法?由此可见,各大城市以“治堵”为名限制公民购车的政策,都将是一时的限制措施,而不可能成为一种长期政策。

由于社会保障体系的完善并非一蹴而就,而一旦百姓感受到生活有稳定的保障,消费能量将很快释放,此时距离新一轮大规模消费的高峰点大约有3~5年的时间。而在这3~5年的时间里,地方政府要做好面向未来的城市交通建设,以备汽车保有量的激增,这不是简单地多铺两条路就能解决的问题。目前,已经形成了经济增长倒逼政策调整的现象,政策调整的核心是保证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是要提高百姓的幸福指数,汽车生活是众多中国家庭的梦想,阻止百姓实现梦想是违背民心的、是会出问题的。因此,各地方限购汽车的政策思维,当属计划经济的思想方式在市场经济中的再次闪现;各地方限购政策无法适应经济发展的需要,与百姓的愿望相悖,因此当属兔尾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