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汽车扩张:圈地圈能源

“当初政府用资源和矿产来吸引汽车工业,我们本来是想拉动一下我们的工业增长,扩大就业。但现在处于一个尴尬状态,企业(指青年汽车)主要目的就是开矿,而不是生产。”宁夏石嘴山市大武口区工信局一名工作人员说道。

据2012年7月12日宁夏区主席办第11次会议纪要和同年10月21日石嘴山市人民政府与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及浙江青年乘用车集团有限公司甲、乙、丙三方重新修订原框架协议,青年汽车集团以及青年汽车乘用车集团承诺在石嘴山市大武口区建设卡车生产基地项目调整为年产10万辆轿车项目,总投资额为158.6亿元,甲方同意根据轿车项目投资和工程进展情况,为乙、丙方依次办理4亿吨煤炭资源的配置手续。

青年汽车集团董事长庞青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证实:“我们在石嘴山确实有个煤炭公司,我们出资现金1亿多元,矿业集团以1000多万吨煤炭资源评估出资共同组建了石嘴山国马科技有限公司,我们占70%的股权。”公开资料显示,青年汽车在宁夏石嘴山获得的煤矿是由自治区政府无偿提供给青年汽车开采,所得收益用于支持公司的发展。

“圈地”、“圈资源”被认为是青年汽车大肆扩张制造基地的驱动力之一。根据六盘水市与青年汽车协议,青年集团汽车相关项目公司注册后30天内,六盘水方面将几大产煤区域内的资源及相关配套设施划拨给青年集团指定的项目公司,可采储量合计不低于15亿吨,如不足15亿吨部分以其他煤矿补足,六盘水方面负责办理探矿权和采矿权。

“新基地可为潜在的收购项目提供产能,还可以得到当地政府的资金支持,利用便宜的地块实现地产类多元化发展。”上海一家咨询公司咨询总监对记者表示。公开资料显示,2006年,青年汽车宣布投资28.32亿元在山东泰安新建产能15万辆生产基地,在“僵死”2年多后,直到2009年才投产首款莲花轿车。但此期间,青年汽车集团下属的泰安青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却成功进入当地房地产市场。

青年汽车虽然在全国多地开设基地,但并未建成完整的工艺流程。此前有媒体报道称“青年莲花的车,在杭州做冲压,到济南做焊装,到泰安做涂装,再回到杭州做总装”,并未得到青年汽车证实。不过青年汽车下沙基地基建项目一位负责人表示,下沙基地计划与萧山基地共用涂装车间,以降低制造成本。根据青年汽车公开数据,青年莲花已形成80万辆年产能,以此数字计算,其产能利用率仅为5.63%。

尽管有着煤矿和房地产业务的输血,主营业务业绩低迷仍给青年汽车造成诸多困扰。中汽协数据显示,客车、卡车和乘用车三大汽车制造业务板块中,2012年青年客车销量为3408辆,青年莲花4.5万辆。青年汽车并未公布旗下卡车销量,但在其官网上称“德国曼卡车业务实现翻番增长(也还在发展初期,基数较低)”。

青年汽车内部人士称,除了客车业务实现盈利外,青年莲花和青年曼卡均处于亏损状态。销量低迷、主营亏损加上多基地布局和频繁海外竞购,进一步加剧青年汽车资金链紧张。

未经证实的数据显示,仅2009年至2011年,青年莲花的总亏损额达5亿元。7月9日,青年汽车萧山基地多名员工对记者表示,4月份工资7月5日才发放。

资金困境和全国多个基地闲置,也部分解释了青年汽车竞购萨博和世爵的冲动。“青年汽车不得不通过新项目融资,因为只有获得新的项目,才有新钱流入来盘活全国闲置的基地,但最终可能变成孤注一掷的赌局。”上述咨询总监表示。

2011年,青年汽车牵手庞大集团竞购萨博,失败后青年汽车转而将目光投向荷兰世爵。2012年8月,青年汽车斥资1000万欧元收购世爵29.9%股权,并通过注资与世爵成立两家合资子公司,共出资3500万欧元。包括直接购买萨博产品、支付工人工资、过桥贷款和购买凤凰平台,青年汽车总计支出超过1.1亿欧元。

2013年1月,青年汽车火速签约济南高新区管委会,宣布在当地投资建设世爵凤凰汽车、新能源客车和动力电池三个项目,总投资额达48亿元。其中,世爵凤凰汽车项目设计规模为年产3万辆汽车,新能源客车项目设计规模为年产3000辆新能源客车,动力电池项目设计规模为年产3000套汽车动力电池。

国内一家自主车企高层对记者表示,通常情况下,地方政府为吸引企业投资,会提供包括土地、税收优惠在内的政策,甚至帮助企业寻求贷款。他认为济南高新区管委会与青年汽车的合作不排除此种可能。

但青年汽车并非就此可以高枕无忧。据外媒报道,萨博汽车凤凰平台包含了5大总成和12个技术模块,而目前为止上述模块可能只开发完成了2个。后续开发时间需要耗费2~3年,且余下的10个模块需要持续投入巨额研发资金。对于青年汽车而言,寄希望于凤凰平台产品和技术迅速改变青年汽车乘用车项目落后和亏损状况,似乎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